在中国,25岁以上的未婚女性拥有一个特别称号:剩女

Guillaume你好,最近你在瑞士广播电台做了一期有关中国“剩女”问题的专题节目,能不能请你向我们介绍一下这期节目的关键词,也就是“剩女”这个说法,它有什么特殊意义,又用在什么样的人身上呢?

“剩女”这个说法字面意思是“剩在一旁的女人”,也就是“没人要的女人”。这个说法近年来在社会上广为流行,用来指代、实际上也是贬低社会上25以上的未婚女性群体。实际上我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具体语境下用了这个词,因为我住在中国的期间(2004年至2008年)这个词还没有那么流行,不过,这种加在年轻女性身上的婚姻压力是一直都存在的。

你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话题呢?这是否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如果是,那么从你的角度,也从所有受访者的角度来看,这是不是当代中国社会有待解决的问题?

我很久之前就对这个问题十分感兴趣,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动机,如果真要说原因,或许是因为和所有男性同胞一样,我也十分愿意结识聪慧自由富于魅力并且有能力的女性,愿意与她们交流。但正是因为这样,剩女这个说法以及它所代表的社会观念对我来说是一种深深的困扰:这种观念限制了女性的自由,令女性思想麻痹和幼稚化。刚到中国时,我就深深地被中国女性显示出的优秀素质、被她们身上的坚毅与温柔折服,自然,她们承受的这种偏见和压力也令我十分不安。但这是不是中国社会独有的现象呢?当然不是,可是,根据中国人口统计的现状,这种传统守旧的观念是相当不合理的。中国社会正在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原有的独生子女政策也正在逐步放开,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应该重视未婚的三十岁女性,转变传统观念,应该把她们视为珍宝,而不是令人同情的可怜女人。

“令人同情的可怜女人”,看来中国社会对这些未婚女性的歧视十分严重。那么这些女性自己对这个称呼作何反应呢?她们怎么看自己的处境?

在这个问题上最后一位受访者的发言就很有代表性。这是一位年轻的已婚女孩,在谈到自己身边尚且未婚的朋友时,她的用词十分清晰准确:她们生活滋润,十分独立,但她们的生活面太“狭窄”了。而谈起她们,人们总是会说她们得“找个男人”,不管什么样的,总之找个就好。在我看来这太令人沮丧了。不过,这些未婚女性对自身处境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我听到很多单身的女性朋友对我说,她们害怕过节回家聚会,家人无休止的追问令她们疲惫不堪。当然了,也有很多生活幸福的单身女性。我就认识其中一位:尽管不乏众多中国或法国的追求者,她却一直没有结婚的打算。她已经四十几岁了,走在欧洲街头,仍旧时常被搭讪献殷勤。而她也似乎毫不介意在中国所有人都称她是“剩女”。

这也就是说,在中国,女性若是单身,或者说未婚,是非常令人难堪的处境。但是我觉得这并不证明中国社会有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女性的独立和她们在职场的成功与男女社会分工的基本原则并不矛盾。中国女性并不把自己局限于母亲的角色,比如说,现在有很多年轻的中国妈妈把孩子托付给国内的家人,只身到国外工作或求学,您的采访对象中就有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在法国这种情况反而比较少,并且更受非议。

你说的对,我并不是说中国社会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但我也并不觉得年轻母亲离开孩子只身远行是自由精神的象征。我倒是认为,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有太多长辈争相照顾孩子。在独生子女政策之下,现在中国的小孩子不需要与兄弟姐妹分享,独占了父母的关爱,再加上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全部宠爱和关注,这就造成了一种情感拥堵现象。而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的妈妈在这个大的家庭环境中、在众多长辈的关怀下,不再占据核心和不可或缺的地位。而妈妈或者爸爸的偶尔缺席也给了爷爷奶奶们难得的机会,多一些跟“小皇帝”亲密相处的机会。

Guillaume,非常感谢你的介绍。接下来,在收听你带来的采访之前,我还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不知道你的下一次中国报道将是什么主题呢?

是的,我向RTS提供了另外两篇报道,一篇是《南京印象》,在我看来南京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是中国式精致与安逸生活的代表。第二篇专题报道与葡萄酒品鉴有关,我为此特别跟踪采访了南京、杭州和勃艮第地区的多位葡萄酒专家和酒行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