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陈雪峰画像 : 一位中国艺术家在里昂

如果云南,仪式,当代艺术,刺绣,装饰艺术,中国,法国,雕塑,根这些词在您的精神世界中回响,陈雪峰的作品一定能在您的身心上引起共鸣.

定居里昂六年以来,这位中国艺术家一直致力于传达。她的作品代表着她本人,她的文化和她的慷慨。在不断创新和变动中,她探索她的根,她的祖国, 人性,以前,现在和以后。她从哪儿来,她是谁,她会变得怎样。 她强烈反对 « 垃圾文化», 也就是把自己的文化传统扔进垃圾箱的倾向,雪峰希望她的艺术 « 照亮人而不是流散在问题里».

我带您去见这位美丽的人物,她为我打开了自己在里昂三区的工作室。

种子

陈雪峰出生于中国云南。她在一个小村子里跟母亲生活了13年。大山,岩洞,红土地。小姑娘赤着脚跑在这样的风景中。山后面有什么? 她不知道。在熟知祖先祭礼的母亲身边,她的思绪在湖水与山峦之间无尽的游荡。刺绣的红色和粉色装点着森林的深绿和棕色。精灵无处不在水灵,山灵,树灵。 他们保护人们,人们敬畏他们。各种画面在 雪峰好奇的眼前流过。 她专注地睁大眼睛,侧耳细听雨落的声音。

13 年幸福而备受呵护的生活: « 我应该感谢父母,他们给了我不受任何拘束的自由精神。 我从小就觉得每天都是一个未知的旅程。湖后面有什么 ? 没人知道,也许会掉下去就死。没有局限»。

发芽

几年后 雪峰在去西藏附近的中甸的路上遇到了车祸,从 28米的高处摔落下来,庆幸没受伤害却给灵魂上强烈的冲击和觉醒。此后年轻的 雪峰豁然开朗,一切都变得清楚了。 « 我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我觉得明白了一切,生命活着,存在,基本的东西,这一经历总是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拯救了我。 »

几年的美术学习,特别是其中一年在杭州的中国美院里,她遇到了一位优秀的老师,更加开启了这位未来艺术家的心扉。毕业以后,她在苏州找到了一份合约10 年的工作。可是这颗小苗渴望阳光和空气,她选择了去德国。她的好奇心又把她带到了法国,

带到了斯特拉斯堡作装饰艺术学院。

是该考虑一下了。筷子还是叉子, 奶酪还是豆腐 ? 自己的文化还是法国的文化 ? 艺术创作可以帮助她探讨这些问题。她出发去找自己的源泉, 她在艺术中找,在祭礼中找,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她试着去找自己的根 « 我是一粒苹果种子,我要开苹果花»。

中国根, 法国枝

在法国学习期间,她的研究跳跃在祭礼和仪式上,一切都想起来了。她妈妈的手势,中国的传统画,传统图案,文字,所有她从小司空见惯却并未思考过的一切, 都从她的手中流出,从她的腹中孕育出来。剪纸,刺绣,布艺,雕塑。 雪峰触及这些民间艺术, 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在这些根中游荡,培育出自己的树。她的女儿出世了,雪峰领略到了作母亲的甘苦。她带女儿去云南,看母亲为这个新生命献祭祈福。 她继续自己的思考 «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 我们为什么活 ? 我们为什么养育儿女 ? » 她的回答是 « 是为了生命的自我完善去弄明白为什么活着的路。» 她找到并命名让生命感动的,让自己感觉活着的一切。她在一尊公元前300年前的女神小泥雕前 激动不已。

果实, 转渡人

三个孩 子的母亲,13 年在中国云南的童年, 11 年在法生活, 6 年在里昂。 展览,雕塑,装置, 作品感人的 雪峰是个转渡人。 她传达童年的画面,并以其经历和看法来经验她的中法双重文化的文化个体。 » 她不入任何流派, 不从属于任何运动。她只喜欢说人,人类。谦虚而明智, 雪峰依靠其毫无枷锁的想象力来平衡创作。她的雕塑圆润慷慨,母性妈妈拥抱着世界。她的中国, 她的祖先,她的根,她的法国,她的生活这些是她果实成熟 的阳光,她的细致而独特… 她的全部生活是以重新找到人类的源头为动力。 «我们走得太远了,迷失了应该回来, 应该作一个原本 正常的人。人们一出生就没有了耳朵,没有了眼睛。画面太多。声音太多,创作的源头在哪里 ?»

陈雪峰象发射波一样传递分享着她的文化和她的想象。在法国的中国人,在云南岩洞里躲藏的小姑娘,现在躲在里昂的工作室里。在她的所在,可以听到雨落的声音,可以平静地工作。

http://xuefeng-chen.tumblr.com/

现在可以参观

Exposition collective à la Galerie Françoise Besson

"Story&Spirit"du 29octobre au 19novembre 2013

2014

mars, Art-Paris Art- Fair, Grand Palais, Paris

mars, table ronde - projet France-China "Dans quel monde tu vis?" Paris

mars, table ronde - projet France-China "Dans quel monde tu vis?" Me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