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光明节的历史和文化

7 décembre 2014

博客 | 0评论

宗子萧

里昂的光明节(fête des lumières de Lyon)可算是法国最有影响力的地方节庆之一。每年12月8日前后四天,数百万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的游客云集此处,与这座光彩夺目的城市一同庆祝。光明节历史由来已久,但仅在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才为外人所知,而逐渐成为全国性的,乃至世界知名的,一个集文化与商业为一体,一个既包含了基督宗教文化深厚根基,也融合了里昂当地市民特色大聚会,同时也为这座传统上的工业城市注入了新的色彩。

当今世界,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国家像法国这样强调政教分离(laïcité)的原则,这个概念早已是中小学生必读的公民教育课程内容,也深入法国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光明节也是如此,我们几乎已经看不到任何宗教本身的因素,节日留给我们的只有商业和文化。然而追溯这个节日的渊源,我们还是要从基督信仰讲起。熟悉天主教的朋友一定知道每年的12月8日,全球天主教徒共庆圣母胎始无染原罪日(fête de l’Immaculée Conception)。(这一天在澳门也是法定假日,以此来纪念圣母自受孕之始就被保护,未受原罪的任何污染)身处在城里向山上的富尔维耶尔圣殿方向眺望,巨大的感谢玛利亚(merci Marie)几个大字时刻提醒着我们圣母与这座城市的因缘。

圣母的节日

无染无原罪是在1854年才被教会官方确立为天主教教义的,里昂人对圣母玛利亚的崇敬要比这个年份更为遥远,我们需要上溯至天主教会最初的历史时代。

公元二世纪中叶,传说中圣若望的门徒——士麦那(Smyrna,今天土耳其的伊兹密尔)的主教披吕甲(Polycarpus, 约96-156年)派遣圣波提纽斯(Pothinus, 87-177)带着基督的福音来到这座高卢罗马的首都,并在此扎根,做了里昂第一任主教。圣波提纽斯于公元177年因信仰而殉难,受难的场所就在今天Croix Rousse半山腰那座圆形的罗马竞技场。此后圣爱任纽 (Iréné de Lyon, 130-202) 继承了圣波提纽斯的传教事业,在圣爱任纽的著述中,他多次强调对圣母的崇拜,里昂与圣母的不解之缘大概也因此而起。

自12世纪起,里昂人分别在9月8日和12月8日开始庆祝与圣母降生日(Nativité de Marie)和圣安娜受孕日(Mère de Marie),事实上我们在圣经中找不到圣母降生的故事,两个节日的设立也因此颇受争议。十六至十七世纪,几场大规模的瘟疫轮番肆虐里昂,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被夺去生命。1643年3月12日,里昂的市政长官及贵族首领齐向圣母祈求保佑他们的家园,此后如奇迹般瘟疫再也没有来到这座城市,即使是1720年瘟疫再次大面积肆虐法国南部时,里昂也幸运地躲过了。这个功劳当然会被记在圣母身上,今天当全世界天主教徒庆祝圣母降生时,里昂人会特别纪念“市政长官们的祈愿”(Vœux des Échevins),来祈求圣母继续保护他们所热爱的这座城市。

灯光的节日

我们已经知道圣母玛利亚对于里昂人的特殊意义,然而光明节又是怎么来的呢?里昂人为什么点灯庆祝?又为什么定在12月8日呢?

时值1852年,一座新铸成的镀金圣母像将按计划竖立于富尔维耶尔山顶祈祷堂(chapelle,当时还未曾开始修建我们今日可见的富尔维耶尔圣殿)的钟楼之顶。圣像的揭幕仪式当然安排在纪念圣母的节日为最好,在法国,除了上文提到的两个节日,还有一个就是8月15日的圣母升天节,现在这个节日已被国家定为法定假日。因为已有两百多年向圣母祈愿的传统,9月8日成了执政官们的一致选择。准备圣像的工作作坊设置在今天Perrache火车站附近索纳河沿岸,但在这年八月,洪水泛滥,淹没了工作作坊,直到预定日期,圣像的准备工作仍未完工。计划被迫改到12月8日,除了揭幕仪式,里昂市还决定放焰火来庆祝,但是这一天仍是狂风暴雨,计划又被再次推迟到12月12日。然而在12月8日傍晚,天气转晴,一道彩虹出现在天边,好比希望的象征。可是时间已太迟,来不及举行大规模的公共活动,当夜,全程居民不约而同在窗边点起油灯和蜡烛,来庆祝这神奇的一天。此为光明节的起始。

 世俗的节日

十九世纪,大革命后的法国开始走向世俗化和现代化,一场反对教权主义的思想风潮愈演愈烈,特别是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之后达到顶峰。光明节在里昂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1879年,一份报纸评论说这个节日庆祝的是“天主教中最抽象古怪的教条”;1889年一份警察局的报告把光明节称为“妇女和神父的7月14日”(7月14日是法国国庆节)。整个社会处处都显出一副与教会对抗的姿态,今天我们向山上放眼望去,除了圣殿还有一座铁塔也特别显眼,这就是1894年建成的里昂人称之为“小艾菲尔铁塔”,它被看作象征世俗的力量,欲与教堂圣殿在空中一争高下。

1905年底“政教分离法案”通过前后,里昂似乎也进入了“玛丽安娜与玛利亚的休战” (trêve entre Marianne et Marie) 。根据1905年法案的精神,宗教权力不能干涉世俗权力的同时,世俗权力也要秉持中立的态度,保证人民信仰的自由和宗教间的平等。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 (Concile Vatican II) 在教廷召开,天主教教会提出多项重大改革措施,教会变得开放,并试图与社会更好地融合。在世俗化、现代化和商业化的影响下,对全体大众来说,宗教表现出来得更多是其文化的意义,而其信仰的作用有所淡化。二十世纪90年代,为促进旅游业的发展,里昂市政府大举投资,将光明节变成一片灯光绚烂的海洋。整部光明节的历史遵循了天主教会的演变,并融入了里昂当地历史文化。正如里昂历史学家布鲁诺·班瓦Bruno Benoit 所说:光明节不再是妇女和神父的7月14日,而是里昂人的7月14日。

今日,我们庆祝光明节,不仅能感受到现代化高科技的冲击,载歌载舞,为欢乐喜悦气氛所感染,也可秉烛加入纪念圣母的登山游行,或者在教堂里聆听一段圣咏,静思人生。大家各取所需,其乐融融。

Commentaires

© 2013 Nihaolyon